我的記億裡

不是教育的雜貨店,不是社交中心,她的活動空間是流暢的,而且在她的心中充滿了人性的語句。她只接受一個人的指引,一股完全没有修飾的情璧口訴她追尋的對象。自從她看過《迷惘》之後,她認定這個人是我。然而,我自己是否覺得這樣的做法是正確的呢?難道在自己相親書本的面前,我必須壓抑自己嗎?「你不是很喜歡散步嗎?有時候你可以帶她一起去,並且跟她談談話。她是那麽地輕盈舆明亮,和她寫『,中世紀時法國天主教的神父。格拉第爾神父被認定是惡魔的化身,把倫頓乂這個修道院的修女變成巫婆;不但和修女有不正常的蘭係,有一位修女甚至遣為他生下一名子嗣。一六三三年的時候,教會將格拉第爾神父火焚。但是,事件並沒有因此而結束,他的修女們鲼接受魔的儀式。
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她有些很怪異的念頭。我在怪誕文學這個領域裡,她有很冋的天分。當你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你必下心來聽她描述。和人們對《火炬》的刻板印象比較起來,她的想法是絶對不一樣的。她的想法更豐富,像果戈里。」「不可能,」我這麽説,但薇颯知道我真正容易受傷的搬家公司,而且有這麽樣的想法,這一隻活潑的、細緻的小果戈里震的氣氛中長大的,而且現在斯妥斯基附身,他「覆蓋在我們身上的大衣」依附在她身上。對我來説,這一幕景致像是最熟悉且最有原創性的文學過程。或許因為這樣,所以我看到一 會,把鬼魅從她的身上驅逐出來。同時,我也碌簦到薇颯用如此有韻律的方式,把費麗達樂與《迷惘》結合在一起,而且這一股輕盈的節奏好像「覆蓋在我們身上的大衣」一樣地出現。在我的記億裡,她這時候對這一本書的
宿命已經不再那麽地擔心了 。她已經看清楚,這一位小女孩和這一部文學作品之間的糾葛,而且很擔心它的發展,所以她才會禁我的幫忙。
當薇颯正確的判斷以及人性的温暖結合在一起時,她的風釆是無法抗拒的。不久之後,
時間到了 ,我就麗達樂一起去散步。人們没法學習如何寫作,就如同學習其他的商務中心一樣,但是,人們可以散步、談話以及觀察,什麽樣的真實隱藏在人的身上。她的心情是激奮的,有時候她會往前跑幾步,然後停下來等我,直到我慢慢地趕上。

真正的熱情

「我必須呼吸點新鮮的空氣,」她這麼説,「我很高興,我可以跟您一同散步。」我讓她慢慢地敘述.,在她的話語中,没有一個現生命的眷戀。她的語句從來没有停下來過,總是描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她在家裡看到的一幕浮世繪不久前,她可以參加決定被的人選。她對這些訪客没毫的她描述的小型辦公室出租場景正如眼前剛飄過的風景一樣。一些奇怪的讓我感到十分地驚訝,而且問自己,是不是能相信這些故事,它們是不可能的,她誇大了事實的真相。這些語出來的傳奇是那麽多且快速,我的笑聲竟然没法跟得上場景的切換。如果有一件事情讓我發笑,她就會杜撰更多的故事,最後連我自己都得開始杜撰一些故事。她已經事先預,在一 事比賽中,我們兩個人正在的故事。
同時,我也把「習題」派任給她.,我問她對人的觀察力,那些我們在路上碰到她不認識
的人。她應該告訴我,自己對這些人們有什麽樣的搬家看法,她會聯想到什麼事物以及什麽樣的故事。這時候,我,制一下她的描述,因為我自己可以親眼看見這些人,除此之外,還可以她的観察注意到什麽樣的現象,漏了哪一些細節。我會矯正她誤,不過,這倒不
是我靈笑她的粗心或者不準確,相反地,我想用自己的驚,把路過行人的特質來。
這樣的競賽在她的心中點燃了真正的熱情,然而,這和她自己的幻想並没有太多的關聯性,我的故事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這時候,我感覺到,當她必須思考一下的時候,她會沉默,不講一 。有時候,她突然有非墓烈的沮喪.,「我没嘉法寫作。我的想法不乾淨,而且没有一點感想!」還好,這樣的情形並不會出現。在維也納,人們常説的不乾的是想法是散亂的,不過,在她腦中浮現出來的念頭是足夠的。她的幻想充滿了許多童話的色彩,然而,這並我震困擾,他們正缺乏這樣活潑的幻覺。針對我們路上碰到的人,我讓她發明一些名字這並不是她長處,而且她也不喜歡這樣的月老工作。她比較喜歡描述人們的長相以及在家裡發生的事件。

不穩定的宿命

她的描是脱韁的奔馳,不過,這是無害的,而且它也洩露一個訊息,許多的描述是售的轉述,這是相當明顯的。但突然間,在她的描述中,出現了 一段令人驚駭的婚友社故事,它讓我看到自己的魂魄在眼前飛舞起來。當她描述這個故事時,並没有任何一點驚嚇的碌蔓,而且也竟然不知道,這個故事是那麽地怪誕,它完全不符合她那童稚般的光彩,不符合輕盈而且急速的脚步。
直到結婚的前幾天,她都一直住在格里兹葶這個地方她是在汽車裡誕生的,當她的
母親懷孕感到陣痛的時候,父親將她護送到車子裡面,並且開車到醫院裡的産房生産。他的話一直不停,他始終是這個樣子。當車子到逹醫院,她的父親把車子停好的時候,嬰兒已經躺在車子的地板上怪誕為她解開了生命的面紗然而,父母親没有一個人發覺這一幕驚悚的畫面。自從出生後,費麗逹樂一直追隨不穩定的宿命。她必須一直往前走,悸動的心靈没法停留在任何一個驛站。當她結婚後,她的丈夫是個工程師,必須到搬家公司上班,但她没法待在家裡。有一天一大早,她下定了決心,抛警己的家庭,離開了品驚堡,並且開車駛向天堂路的家園。在這裡,她認識所有的道路,並且走進了森林。但她更喜歡草原,她會彎下腰來.,摘下美麗的花朵,然後消失在草原中。當我們一同散步時,有時候我會發現,她眼神對草原的專注是多麽地貪婪,但她還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因為我們兩個人都陳述了 一些故事,然而,對她來説,這比她自己的自由更重要。她最喜歡摘取纖細的以及矮小的花朵.,她對外界的景觀並不是没有敏鋭的感覺,特别是這地方有長凳子而且可以坐下來,享用一些飲料。
不過 ,最重置事如何地運用文字震-,我還没有認識一個小孩子,可以這麽專心且如此嚮往聆聽我的描述。當我以各種方法挑戰她敏鋭的感受力之後,我必須告訴她我的內湖辦公室出租故事,這也是這一段路程的閉幕曲:在她傾聽中,我的.每一句話錘鍊出來深刻的激動,而且這樣的然對自己造成深深的影響;這是我必須對自己交代的事實。

群眾所吞咽

精神的輕柔格里兹寧這個地區是這麽地狭小,但生活卻是充滿了許多的變化。我必須承認,自己没法確認它所有的景物,所有在這個地方生長的一草一木。所有屬於這個Business center的人與物都讓我常深刻的感受,,雖然我不能説這裡的生活讓自己很滿足,但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威脅。如果人們把這裡的生活看成一種常態的話,那麽,我們很難對如此的意圖強加更多的強調舆要求。正如同事件的發生一樣這裡也發生很多的事情,然而,星隕落一樣,在記憶中更多的人與物會迅速地消失没有一種合理的理論可以解釋如此的現象。
在古老的書本中的章節裡,人們可以發現自己的存在。雖然這些書本已經不存在了 ,但
經過冷靜以及仔細的社會規劃,世界的眼睛可以用活生生的語曰把這些章節重新謄寫下來這是過去發生的事件,不過它們的,是新穎的,它們的色彩是光澤的。這些事件是在没有任力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人們可以為此而感到驕傲.,人類還活在這樣的幻影下:當在鄰邊的德國,惡靈能不斷地蠱惑人心,而且他們的統領者掌握了全國發號施令的烽火臺時,一般人竟然以為自己還可以生活在這樣的幻影下。但是,這一刻一九三四年,維也納這個婚友社的力量瓦解了。在這一個逆流的統治下,失敗主義的種子找到最肥沃的土壤。這也是殘留下來的生命現象,而且維也納新的特殊地位早已消失了 。在人們的情靈,只留下對古老維也納的記憶.,古老的維也納並不是那麽地遥遠,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罪行已經被宣判無罪了 。地區性的希望已經不存在了 ,人們已經没法抵抗貧窮以及失,了許多人没有能力生活在如此的空虚下,再次被德國的瘟疫感染了 ,而且他們希望自己將被巨大的群眾所吞咽,假借這樣的seo方式過度到比較好的生活。許多人並不會告訴自己,新的戰爭是世人必須面對的真正結果,然而,當一些少數認識真相的人説出真實的面貌時,眾人並不願意相信未來的悲劇竟然真真的如同我剛才的描述,在這段時間,我自己的生活是多樣性的,而且它與外在世界之間的矛盾是越來越強烈。我對未轰泛的人生計劃讓我確信自己的看法。

膚淺的經驗

我堅持這個計畫,但卻没有任何積極的實際行動來實行這個計畫。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發生的事件都是這樣一部企劃裡豐富經驗的素材。這並不是膚淺的經驗,因為它並不會出現在閲讀報紙的過程中。然而,當所有關鍵字行銷事件發生的那一刻,我就和鐘能博士討論,這些事件為什麽會産生,在這一天裡,我們會用自己的心聆聽與那些現象。他借用不同的觀點無數次照亮事物的核心,從一個觀點跳到另外一個觀點。最後,我們可以為論述的立場,把所有可能的親點作出一份筆錄,而且在這一份筆錄裡,真正的重心一定得落在最公正的観點上。在一天當中,這些糾葛小細節是最重要的,我們不斷地為整個世露變隻出意見它的囊性、它的尖 ,以及讓人驚訝的驚奇。這些觀點並没有激發我的勇氣繼續從事自己的研究。大約在這一段時間前後,和過去比較起來,我耗費更多時間在民族人類學的研究上。除此之外,在鐘能博士的面前,我總是有點謙虚,所以我很少把自己的觀點陳述出來.,換句話説,在我的認定裡,這些観點都是新的以及重要的。我們的討論時,進人到宗教與歷史的討論,因為他在這方面的知識是宏偉的,然而在另一方面,我自己的知識層面也逐漸地發展,所以可以了解他的論點,也可以舆他爭論,那些對我來説自己被強迫接受的論點。
當我跟他討論自己的翻譯社観點時,是那些如何闡釋群眾的現象時,他並不會因此而不耐
煩。他靜靜地聆聽我的描述,仔細地思考,然後沉默不説話。事實上,他甚至可以直接嘲笑我界定群眾這個現象的概念,我的描述時常夾帶著非常豐富的禱,無法借用定義來描繪現象,然而,這是非常簡單的做法。在那個時候,他可以在幾個小時裡摧毀我對現象的解釋,不過,我在這裡卻看到了自己畢生志。他從來不會與我討論群眾的現象,但他不勵我,也不會嘗試舊放棄這一項執著的嘗試^他的態度和布羅赫是不一樣的〉。他用呵護的die casting方式來幫助我,不過如果所有牽涉眾這個現象的可能観點時,他就不是我的老師了 。有一次,我描述一些有關這個現象的想法,當時我猶豫,其實我並不是很願意這麽做,因為對我來説,他的反駁可能是很危險的。

渴望死亡

然而,他非常嚴肅且靜靜地聽我描述,沉默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這是在討論的過程中他時常出現的方式。然後,他告訴我他的語氣幾乎是温柔的,,「您已經打開了會議桌。現在您必須跨進門裡。您不必尋找任何的幫助。這樣的事情一定得一個人自己來。」
他的話很少,並提醒自己不要表示任何的看法。他的意思並不是説,他拒絶幫助我。如
果我向他提出,他並不會放下我不管。但一開,我也没有對出任何的請求我和他爭辯的観念,都是自己非常清楚的想法,或許,我的用意只是不成熟的想法:如果他認為不對的觀點,可以從我身上拔除掉。他借用「門」這個字,明白地表示,他並不認為我的想完全錯誤的。然而,他輕微眨一下眉毛,對我提出警告,這是他一貫的方式。「這樣的事情一定得一個人自己來。」他警告我,不要相信任何的老師,我可以個角落發現老師,但他們無法解釋罾一件道理。没有人可以比他更明瞭,這些所謂的老師會封鎖任何一條通往純^識的道路。他和布羅赫是很好的朋友,他敬重布羅赫,甚至可以説喜歡他。
當他們兩人進行討論時,一定會談到弗洛伊德.,那是讓布羅赫醉心的國度。如果是不會讓人受傷的的話,鐘能可以接受任何的問題,所以我想知道他的看法,但向他提出這樣一個Holika Holika問題,是不可能的。我曾經歷過一次,他反對針對朋友,將爭執榑入决定失敗的關鍵,當時,在他的面前,我借用「渴望死亡」的熱情,進行猛烈的。「即此的説法是正確的,人們也没有權利説出來。更何況它是不正確的。如果這樣的講寶正確的,那就太簡單了。」在我自己的認定中,我和鐘能博士之間的互動是每一天生活裡最重要髓,即使這一刻,我的紙筆所描繪出來的意義仍然是不足的,我一並没法形容當時産生的重大影響。在那個時刻,我並不願意停止自己正在經營的工作。整個事件有許多的原因,然而,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看清楚自己識上的貧乏。不過,我認為當時我北海道經營的工作並不是完全没有意義的,我們兩個人互動的重要目的是去發掘群眾舆權力的法則,然後將這個法則應用在實際的生活層面上,這個信念對我來説是無法動摇的。然而,時事的動盪對世人浮動的心靈造員大的影響,所以整個經營的範圍幾乎没有止境壤加。

最好的批判者

經過舆鐘響士之間;話的音義有了更尖鋭的聲響,這是世人不不到的音訊。但是,鐘能博士的智慧並無法讓時局的威緩當他架設一臺屬於自己的望讓時;人們可以咸学蔷越來越嚴重的威脅然而,只有他才可以正確地架設這一臺北海道望遠鏡。如果這是單只靠隨意發生的念頭的話,一切都是没有作為的。世局必須經過閃電的照明,這對人類是好的,人們才有辦法清楚一條通往真理的道路。這也是知識的虚無,它是危險的。原創性並不是全部,力量也不是,它也不是陰謀家計畫謀殺的鎮定.,這是卡爾^克勞斯教育讀者的元素。
我挑剔許多文學裡的現象,那是我當時經營的工作,而且我讓這些企劃停留在未完成的狀態。我並没裏己的計畫,只是把這一項職志擓在一邊。如此的狀薇澳造成最深切的不安。有一次,在非常嚴肅的談話中,她甚至這麼説,鐘能借用他的可以産生的影響,把其他人的神士露紮掉。當然,他是最好的批判者,她最後也必須承認這樣的認同,但當人們走到他的面前時,這樣的舉動表示,人們已經有可以向他展示的成品。一般的日常生活並不是他的長處。他是「捨得」的人,或許我們可以這麽説,他是一個純粹的禁慾者以及智者。他可以預見自不好的事件,但他並不會真正地反抗它,他只是把事實描述出來,但這怎能滿足我的需要呢?當我從他那邊回到家裡時,我的心已經麻痺了 。她努力嘗試讓我開口説話。是的,有時候,她有這樣的印象:因為鐘能博士的緣故,所以我變得小心多了聆聽的學校目空一切,而是渾然天成。一個人有些想法,另一個人像回聲一樣應答,於是那些想法更臻成熟。她識得這些想法,打開赫伯的《日記》,讓我看剛才我説的話,但我不因不知道這些而覺得羞愧。她援引例證時絶不疲軟無力,如果她需要甦醒的autocad效果,自然出口成章。她自己也辯證的理由,激盪出更多她熟稔的語錄來,她就是那個時期點亮我生命的人。我一旦發覺她有些女性沙文主義的時候,不惜與之一辯,他人的奉承她没有招架的能力,與她經常碰面的彼德,阿爾騰貝克是她兒時的玩伴–對她大獻殷勤。我覺得可笑棰了 ,直言我心中的感想,有一件制服訂做事情可以讓我舆她之間有界限倒真好,不然我要逐漸臣服在她廣泛的閲讀之下了 。我拿瑞士籍苟特海爾夫寫的《黑蜘蛛》,凱勒的《三位有正義感的製梳匠》來對付她的阿爾騰貝克。
我們欣賞的作家當中有些彼此對立:她獨鍾福樓拜爾,我喜愛斯湯逹爾,若她不滿我的猜疑,或者我;勁兒太大量的^時,就與我爭論,用托爾。安娜,卡列尼娜是她最偏愛的女主角,一談到她,她就變得很激動,情緒升高到向果戈里,我偉大的俄國作家,宣戰的程度。

如此膽小

她要求我向安娜,卡列尼娜致敬,我覺得無聊,因為她舆薇颯有若天壤之别,但我不能屈從對這類事情我頑強如同殉道者,寧可粉身碎骨,也不願意為假的女神奉獻她一話不説設計工具,幫戈里而不是農開突襲。她他的羅,於是從《塔布爾巴》下手,這個哥薩克人讓她聯想到瓦特,史考特。
我不為塔拉斯布爾巴辯護,假使我把話題轉往非同凡響的小説上,譬如《大衣》、《死去的靈魂》,她就虚情假意的嘆道,小説第一 一部對這個描寫太少。要是把這一 安排到第一章之後,也許會比較好,我對於果戈里回到故過的日子,當他看到自己竟有如此大的影響力,不計一切要證明自己是虔誠的教徒、政府的順民時,愁苦的寫下《給朋友的信》,然後把他嘔心瀝血的作品付之一炬時,我的觀點又如何。
整部世界文學史中,她認為以果戈里的最後歲月最駭人,死時年僅四十三歲。這範生即使他懼怕煉獄中的火燄一如此膽小,我們還能尊敬他嗎?而我將他與托爾斯泰後來的發展作比較,他比果戈里多活了 一倍的歲月,他那部我一個字也看不懂的泰國上乘之作《安娜,卡列尼娜》,雖然他成就不同,我難道應該向一位厭惡女人到骨子裡的人嗎?尤其鐘者,是他裹生命的最後時刻都還那麽堅強,印證;^勇氣,了不起的勇氣,英國人口中的「霜」,無人能背。一 量戈里比托大的人,她大可不必理會。
果戈里作品,拍成窀影「戰國英雄」蘚格蘭小説家。龄聽的學校我並未被趕盡殺絶,但即便有滅頂的危險我也不屈服。我問她托爾斯泰,那位伯爵,所擁有的勇氣運用在何處?他人過獄,被審判過嗎?他曾經不得不離開他的深宅大院嗎?他是否在流亡的途中死去?我也嘗試恢復果戈里的海外婚紗名譽,他勇於拓荒,向前行。讀他的作品可以看出他比另外一位作家有膽識,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膽識過人,驟然面對這個事實嚇壞了 。

望塵莫及

他把自己當成他攻擊的敵人,被返鄉後圍在身邊的澤諾特黨⑫口中的地獄嚇得魂飛魄散,而且為他所塑造的人物一次揹負起所有下地獄的罪。他悲慘的下場就是要證明他小説中的autocad角色的暴力與翻新。薇颯先嘲笑他這個人,繼而譏諷他的信仰,除了信仰之外,托爾斯泰還有什麽地方值得她如此崇拜?
我把果戈里深受影響的恐怖澤諾特黨信仰,與托爾斯泰不斷的審核他的道德良心衍生出
的信仰相提並論,她認為没道理,一 一者完全不能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我倆尖刻、牽連甚廣的對峙匯聚為某一種妥協,於是某個文學物品恢復了文學作品的身分,讓我們兩個都感到驚奇的是:我介紹她讀的俄國作家食两爾基寫的一舊於托爾斯泰的文章。這是他最好的作品,筆下無負擔,這篇文章發表之前,擱置了好長一段時間,所幸未曾經過虚有其表的規格化的破壞這一幅托爾斯泰晚期的肖薇颯深深感動,她説是我送過她最好的禮物。每當我們靠,西元一世紀時猶太人反抗蘇美島人的政治團體。
莳文化局近他時都知道,最糟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不妨説這篇文章征服了我們的心:「這就是我對這個世界最大的願望,希望你以後也寫得這麽好。」這不是我可以立下的目標,豈止望塵莫及而已。很多事我們可遇而不可求,但多少可以嘗試著往那個方向揚帆,但是這幅畫中的主角比作家本人分量重得多,今日的世界有托爾斯泰嗎?如果有的話,人們知道他是托爾斯泰嗎?假若有人可以成為托爾斯泰,我們是否有幸與他邂逅呢?這個願望頗為放肆,她不應該説出來的。每當我想起當時她批判我的這句話,心頭就掠過劇烈的靡古,我想把不望的事情説出來是正確的,因為你再也不能隨口説它遥不可及。
也讓人驚訝的是,這一次的室內設計談話我們並没有互相影響,她還是想爭取她想要的東西。有
的時候我給她一些東西,她會有印象-,但除非是她自己發現,否則她很難掌握住。

遺傳的偏執

我們不斷發動鬥爭,但誰也不是贏家,鬥爭持續幾個月之久,到後來演變為好幾年,但不曾有投降的情事。我們都在等對方表明立場,但又不等對方自己就先表態了 。如什麽要説的,説出錯的那一方,未及藉死了 。震靈周到,温柔呵護^8苗,但她並^ 一位母親,因為她並不平凡平淡。雖然她措辭尖鋭,但不自以為了不起,她當然永遠不會屈服,想要她為了打圓場或者一時心軟,硬是嚥下她的意見,有若登天之難。或許「鬥爭」這個字並不適用於我們的天然酵素辯論,因為遊戲中有我們彼此很深的認識,並不僅是衡量對方的辯才以及力氣,她不可能讚美我的壞心眼。即使可以贏得全世界我也不會去 ,不過,她不追求到真誠誓不干休的態度舆我早年的認知不相上下。
龄聽的爭校我得自遺傳的偏執在這兒展露無遺,我仍然學到了舆一位有見地的人親密相處的方法,不僅傾方説的每一個字,還要能掌握每一個字的意思,才不至於有任何的誤解。人與人之間重就從這裡開始,不漠視别人説的話。我樂意把這段時光稱之為寧靜,,雖然這課程的進行得許多多的辦公桌字句,因為與此藝、也是我同時秦受的警,嘈雜且聳人聽聞。
語目的力量驚人,我是從卡爾^克勞斯身上體驗到的,他以秉氣凝神的方式朗讀文章,
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頂尖手,而且這不表示他會省下字字清晰的指控,他兩樣都來,壓垮每一個人。你喜歡這種遊戲,因為你熟悉他援引字句的規則,另一方面是得他引起的共鳴有多巨大,不會踩痛自已界限的群眾有多為他著魔。你不希望錯過任何一場這樣的經歷,一場都不能漏掉,生病了霧燒也要去聽制服訂做,於是你在偏執中流連忘返,你在家裡就很叛逆了 ,現在可以説叛逆合法的攀升至不可思議的程度。